危机中的马斯克 特斯拉濒临破产边缘?

马斯克

马斯克迎来了久违的好消息。

传闻已久的特斯拉落户中国终于有了眉目。来自中国的工商信息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于5月10日获得了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

此前5月3日,特斯拉公布了今年一季度的财报,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埃隆?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可能在下个季度,我们就将公布有关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的信息,最迟也不会晚于今年第四季度。”

然而,对于特斯拉经营状况的探讨和怀疑却并未终止。

一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汽车第一季度总营收为34.0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6.96亿美元;但同时,净亏损也达到了7.8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3.97亿美元相比有所扩大。特斯拉的现金流与电动汽车量产难题也一直围绕在该公司左右。

据彭博社数据,特斯拉每分钟花费超过6500美元,并且已经有五个季度出现负自由现金流量。在2014-2017年间,它的员工人数也增加了两倍,人均收入低于汽车行业的竞争对手。

彭博社甚至认为,除非车辆生产有明显的提高,或者有新的大笔资金注入,否则特斯拉将在年底前耗尽资金。

对于向来不走寻常路的马斯克来说,这一次危机并没有那么好过。

一句话让特斯拉股价下跌5%

在特斯拉发布一季度财报后,其股价几乎变化不大。不过,马斯克随后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的一句话,就让特斯拉股价大跌。

据悉,当时的电话会议,投行Berstein知名科技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吉提问,特斯拉计划今年将资本支出降到30亿美元以下,低于去年的34亿美元,将对公司产能带来什么影响?随后,托尼进一步追问资本要求的详细计划,但突然间信号被切断。

很快,电话那边传来马斯克的声音:“不好意思,下一个问题。这问题太没劲了?”随后,情绪暴躁的马斯克不再回答分析师们的问题,转头跑去接听YouTube线路上散户们的问题。

“这是本人从业20年来经历过的最不寻常的一次财报电话会。”在特斯拉的电话财报会议后短短几小时,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迅速发研报批评。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认为,虽然电话会上分析师的问题可能本身确实很枯燥“无聊”,但这种问题对于一家使用极高杠杆且极其烧钱的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对马斯克的表现,股民们一点都没客气,下手干脆利落—特斯拉股价盘后在短短20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跌了5%,相当于市值瞬间减少了20多亿美元。到了第二天,特斯拉股价重挫近7%。

5月5日凌晨,马斯克连发推特对自己的“怒怼”行为道歉、解释。

马斯克发布推文表示,切断两位分析师的提问是因为“他们试图证明他们看空特斯拉的观点有理”。“看空”意味着他们押注特斯拉股价会下跌,但汤森路透的数据显示,这两家公司对特斯拉股票的评级为“持有”或“中性”。

马斯克在推文中表示:“我应该回答他们的问题。我真愚蠢,没有重视他们。”

股民们对于马斯特的道歉也还算给面子,在纳斯达克股市当天交易中,特斯拉股价有所回升,较上一交易日上涨了3.39%。

任性来自压力

对于马斯克放飞自我的表现,很多人认为其是由于公司运转压力太大而导致。

特斯拉所遇到的困境例如高管离职、产量目标、大量烧钱问题,在整个市场有目共睹。

近期,特斯拉的一些高管连续跳槽,让外界不得不对这家公司的管理能力持怀疑态度。

早在2017年年底,特斯拉的审计委员会成员斯蒂夫·尤尔韦松就离开董事会,在他之前,业务发展副总裁和电池技术总监也已经双双离职。

今年2月8日,资深高管、全球销售及服务总裁乔恩·麦克内尔离职,前往Lyft任首席运营官;3月7日,首席财务官埃里克·布兰德因个人原因宣布离职,其曾主导收购SolarCity。3月14日,财务主管兼财务副总裁苏珊·瑞波离职,这位五年的特斯拉老将称因个人原因离开;4月,特斯拉西欧区域负责人格奥尔格·埃尔离职追寻CEO梦,去Smoothwall做了CEO;还是4月,特斯拉副总裁、负责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的软件和硬件的芯片大神吉姆·凯勒从特斯拉离职,转投“宿敌”英特尔,任高级副总裁、负责硅片工程工作,马斯克的AI芯片计划因此受影响。

5月,特斯拉宣布,Model 3前生产负责人道格·菲尔德已经开始休假。特斯拉特别强调道格是想恢复精力并陪伴家人,还没有离开特斯拉。近期《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斯拉高管马修·施瓦尔离职奔赴谷歌无人车公司Waymo。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 w88优德官网所提供之信息,不能保证其完全实时或完全准确,也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