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将严控在京外地牌车 新能源牌照已难满足需求

北京将严控在京外地牌车 新能源牌照已难满足需求

北京终于要对在市区内的大量非京牌车出手了。6月15日,人民日报报道称,北京市政府在倾听各方意见、经过反复论证后,相关管理措施已呼之欲出。人民日报在报道中表示“到了非管不可的时候了”。“现在,外地车的过度增长,‘进京证’演变为不用摇号的日常行驶证的现实,使‘政府该出手’渐成各界共识。”人民日报报道中表示。

进京通行证是指外地车辆进入北京市六环内(不包含六环主路),需办理的进入凭证,始于1973年,起初最长的使用期限为半年。2014年,进京证政策发生变化,取消长期进京证,将使用期限调整为最长7天,特殊时期3天(比如奥运、国庆期间),否则扣除3分和罚款100元的惩罚。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北京全市机动车保有量,即北京号牌的机动车达596.8万辆;而目前平均每周,6环内通过办理“进京证”在京使用的外地号牌车辆超70万辆——这相当于香港全部汽车保有量。

北京外地车牌高速增长是在限购之后出现的一种新趋势。在北京的外地车牌中,除了北京周边的河北牌照以及天津牌车,还有很多其他省份车牌。这些车辆,一方面是来自于本地市民由于摇号难而采取的临时措施,另一方面也是诸多外地工作者为了出行需求而不得已的方式。人民日报在报道中表示,上外地牌门槛低、违法上路成本低,这造成了北京交通的混乱,加剧了北京的拥堵和大气污染。

北京市将对外地牌车进行严格控制的消息引起了强烈反应。家住河北燕郊,但在北京上班的田先生,其为了出行,在去年买了一辆车,并上了河北牌,看到消息后,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了心中的不满。“我最初是摇不到号,后来换了工作单位,个税断开了,摇不了了!”田先生说,他最后选择上了河北廊坊的号。现在他每天开车到地铁站,然后坐地铁上下班,“因为高峰期进不了五环,所以很少开到单位。”田先生说。

田先生的经历代表了上非京牌照的人遇到的两种主要情况,一是不满足摇号条件,没资格参加摇号,另一种是摇不到号。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小客车指标年均总数为15万个,2018年将降为10万个。在今年首期的摇号中,普通小客车申请个人共有超过280万个有效编码,个人指标中签率仅为0.05%,相当于1907人抢一个指标,再次刷新历史纪录。“其实很多北京户口的人,也都因为摇不到号,最后上了外地车牌。”田先生无奈地表示。

因此,牌照限外政策一旦出炉,影响到的将不仅仅是非北京户口的常驻人群,对一部分居住在城内的北京本地人的出行影响更大。对于限制政策可能带来的“杀伤力”,田先生认为,“就看怎么限制了,如果六环内都限制,影响还是比较大的,限制在五环,还好些。”

事实上,不仅是北京,以牌照拍卖方式来限制机动车总量的上海同样存在大量外地牌照。上海市对外地牌照的限制是,每日7时至10时、16时至19时,在部分高架道路禁止悬挂外省市号牌小客车、未载客的出租小客车及实习期驾驶人驾驶的小客车通行(周六、周日、国定假日除外)。正因此,在非早晚上班高峰期,尤其是中午的非限制期,上海的高架往往十分拥堵。

作为缓解燃油车摇号困难和推广环保交通方式的新途径,从2014年开始,北京市开始实行新能源摇号,而且实行不限号行驶政策。新能源指标也逐渐从2015年的3万个分别增加至2016年、2017年的6万个,但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新能源汽车牌照也已经无法满足需求。来自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的最新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6月8日24:00,小客车配置指标累计收到个人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和确认延期的共289377个;有7330家企事业等单位申请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10626个。两者累计共有300003位北京新能源指标申请者。

然而,2018年北京发放新能源指标依旧为6万个,其中私人新能源指标54000个,企业新能源指标(包括单位和租赁)6000个。若此后每年发放的指标数量不变,排队申请新能源指标的申请者已经排到了2024年。

业界分析指出,在非京牌牌照出台新的限制政策之后,除非每年放出更多的新能源牌照,否则公共交通领域的压力将倍增。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 w88优德官网所提供之信息,不能保证其完全实时或完全准确,也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